北京赛车pk10概率算法|北京赛车pk10怎么包赢
廣告
文章
  • 全站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高級
首頁 / 領導力 / 領導能力 / 正文
 
廣告
 

每日豪賺3.3億!這位超級大BOSS是怎樣煉成的?

如果你想知道未來金融商業要發生啥,去看看馬明哲在做什么。

|本文由華商韜略原創
|首發于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id:hstl8888)

昨日晚間,中國平安保險集團公布2018年全年業績——凈利潤1204.52億元,同比增長20.5%。

按此計算,平安集團2018年日賺3.3億元!

由此,平安集團成為第一家利潤超千億的非國有企業。

在2019新年致辭中,中國平安董事長馬明哲表示,2019年是平安戰略轉型的“關鍵之年”。于他而言,業績數字早已不是關注重點。

30年

1988年,任正非創立華為,郭臺銘投資大陸,在深圳創立富士康,馬明哲作為主要創辦人,執掌中國平安。30年后,這些當年新奇而脆弱的物種,已經成長為全球業內數一數二的巨擘。

2018年,中國平安名列《財富》世界500強第29位,《福布斯》全球上市公司2000強第10位。500強榜單的前50強中,共有12家來自中國的企業,其中“國字頭”占據十席,剩余兩者,分別是中國平安和鴻海精密。

保險業內曾形容馬明哲“不是人,是神”,金融界則稱他是“將來時”——如果你想知道未來金融商業要發生啥,去看看馬明哲在做什么。

馬明哲做了什么?1988年,平安成立之初的年營收是418萬元;2018年,平安成立三十周年,其年營收9768.32億元,多項指標、數據位列全球保險業第一。

即便如此,集團內部仍有一種說法:平安的發展跟不上馬明哲的思路。

過去20多年,馬明哲一直將花旗、匯豐視為參照物,但如今,他的對標對象變成了亞馬遜、谷歌。馬明哲給平安設計了兩條主線,分別是科技和金融,在他的部署下,平安越來越像一家科技公司。

2017年,馬明哲就雙線戰略做了一次總結和規劃匯報,臺下的前花旗全球零售銀行總裁Jonathan Larsen稱聽完后,心里只剩兩個字:震驚!

整個2018年,平安集團,尤其是旗下四大“獨角獸”,依然保持著全速進步:

5月,平安好醫生在港交所上市,成為全球移動醫療行業首家上市公司,該平臺是全球最大的醫療健康流量入口,并且被認為構建起了全球最大的醫療健康生態系統。

根據年報:

平安好醫生已有注冊用戶2.65億,全年營業收入33.38億元,同比增長78.7%;

陸金所已完成C輪融資,此次融資引入了多家國際知名投資機構,投后估值達394億美元;

金融壹賬通累計為3,289家金融機構提供服務;參與發起的中小銀行互聯網金融聯盟覆蓋國內260家中小銀行,總資產規模超過47萬億元;

平安醫保科技則為全國200多個城市提供醫保、商保管理服務,接入醫院超過5,000家,“城市一賬通”APP在全國69個城市上線。

“過去,國內金融機構一邊看平安,一邊看西方。現在,只看平安就夠了。”某保險集團董事長說。

不論是業內還是和他接觸過的人,都對馬明哲敬佩有加。平安的外籍高管中,一些在離職后仍會推崇馬明哲的理念和作風。旗下各公司的管理層來來去去,卻鮮有人道馬明哲的“不是”,在中國企業界,這種現象很罕見。

但在普遍輿論中,馬明哲卻是個裹得嚴嚴實實的“神秘人”。除了一年出席兩次業績發布會外,他很少面對媒體。他認為“馬明哲只是一個打工的,把個人的興衰跟企業綁起來,是對平安的不負責任”。

過往大部分報道引用了一個說法:馬明哲是初中學歷,司機“上位”,他曾任蛇口“總設計師”袁庚的司機,得到其賞識后得以平步青云。

類似的謠言和訛傳圍繞了他十幾年,馬明哲沒有反駁過,他似乎不是很在意。

蛇口“后生”

馬明哲“車夫逆襲”的故事流傳了很多年。

早年的報道稱他初中畢業后參加工作,后調到深圳蛇口,因為會開車成了蛇口工業區總經理袁庚的司機,得到對方信任和賞識后,被“破格”提拔成了平安的總經理。

平安管理層曾經私下討論這些報道,馬明哲聽了之后開玩笑說:袁庚在蛇口是神吶,我哪里有榮幸給他開車。這段討論,直到2009年才經由平安保險副董事長孫建一轉述給媒體。

蛇口是中國第一個外向型經濟開發區,袁庚于此管理15年,被稱為改革開放的“幕后操盤手”。此前的相關報道雖然多有不實之處,但袁庚確實對馬明哲有知遇之恩。

馬明哲生于1955年,18歲高中畢業后,他下鄉當知青,在那里學會了兩件事情,一是抽水煙,二是開拖拉機。回城后,他先被分配到陽春市八甲水電站,后被調到蛇口,從勞動人事處做到社保公司的經理助理。

一次社保經理請假,馬明哲代之出席工業區的會議。會上他“積極”發言,總提意見,主持會議的袁庚因此顯得有些不高興。“袁董,你不是說大家都可以發表自己的意見嗎?對與不對,最終你來決定。”袁庚看了一眼這個“無名小卒”,抬手示意:你繼續說。

當年蛇口的工人經常發生工傷事故,馬明哲建議成立一支基金做保障,這個提議得到了袁庚的認可。會議后,袁庚記住了馬明哲,后來再開會,他點名要馬明哲和傅育寧(原招商局集團董事長、現華潤集團董事長)等后輩一起出席,并委派馬明哲研究工傷基金的方案。

馬明哲當時不懂行,散會后他請教業內人士,一位銀行副行長告訴他:工傷保險屬于商業保險,你們要做得成立新公司、申請牌照。馬明哲這才知道建議“玩大了”,后來很長時間,他都在研究商業保險公司的“門道”。

1986年,開始“懂行”的馬明哲向袁庚建議成立一家商業保險公司,他匯報了5分鐘,袁庚說“可以,具體怎么做?”馬明哲隨即拿出準備好的、模仿袁庚行文風格的信件,袁庚詳讀后略作修改,馬明哲便帶著信前往北京,單qiang匹馬“走審批”。

2年后,平安保險正式成立,這家公司帶有顯著的蛇口“改革”氣息,是中國第一家股份制、地方性保險公司。多年后,它和招商銀行一起,成了袁庚履歷表上最輝煌的“作品”。

馬明哲的雄心

作為項目很長時間內的“唯一工作者”,年僅32歲的馬明哲成了平安保險的董事總經理。

當時的平安是一家很小的公司。證監會首任主席劉鴻儒此前經手審批了平安,后來他到蛇口考察招商銀行,出來時看見馬明哲西裝筆挺地站在外面。馬明哲說:平安就在馬路對面,您一定要過去看一看。

“那實在是一家太小的金融企業:矮矮的一個樓層的門面,幾百平方米的辦公面積,十幾個員工。”劉鴻儒說,因為“小”得很特別,所以他一直記憶猶新。

一共12名員工,加上馬明哲是13個人。公司有3臺電腦和一輛自行車,用最原始的鉛字打字機,一個字一個字地打印保單。馬明哲對大家說,“生于抗美援朝,長身體時自然災害,讀書時是‘文 革’,參加工作遇到上山下鄉,經歷過這四部曲的磨練,現在的辛苦不算什么”。

團隊規模小,工作任務很重。早期,平安的業務有“很硬”的保障,雖然是股份制企業,但是平安是國資控股,工行持股51%,招商局持股49%。

工行為貸款企業提供保險代理的業務中,不少單子給了平安,招商局的保險業務雖然不多,但能為平安員工解決戶口問題。成立的第一年,平安的年營收418萬元,利潤190萬。

早年的馬明哲是一把利劍,鋒芒畢露,不像現在這般內斂。金融圈盛傳一個段子,前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行長王雪冰曾在多位國企老總面前對媒體說:我42歲時就當了行長,你們呢?馬明哲聽后一樂:我28歲(平安籌備期)就當上了全國第二大保險公司的總經理,你王雪冰42歲當行長,也真不容易。

平安賺“安穩錢”的格局不足以承載馬明哲的雄心,他不想“靠體制給單子”緩慢發展。那段時間,馬明哲經常出去考察,學習經驗。在臺灣,他發現壽險的發展空間比商業保險大,而國內該市場幾乎是中保人壽(中國人壽前身)一家獨吃。在香港,他發現銀行除了存貸、信用卡,還能代銷證券、保險,又萌生了做綜合金融的念頭。

雄心很大,轉型很難,體制內的身份是“金牌”,也是桎梏。馬明哲是總經理,但很多事情他做不了主。人事上,他得遵從招商局的安排,新的商業計劃,也得經過層層審批,中間隨時可能“被斃”。

馬明哲做了兩手工作,一是先發展容易通過的壽險業務,二是股份制改革。成立第2年,平安從地區性保險公司攻向全國,從產險進入壽險,率先在全國開展個人壽險營銷,發展勢頭勢如破竹。

股改方面,當時深圳不少公司采取員工合股基金持股模式,董事會批準了以馬明哲持股為主的員工合股基金,但他轉手將這些股份分給了近2萬名員工。

集體持股計劃發展至2004年、平安登陸港交所時,員工的持股比例已經達到14.5%,上市時,集體持股計劃催生了平安內部超過2萬名受益者,包括一大批千萬富翁。這次IPO中,平安融資143億港元,創造了年度亞洲最大的IPO。

“我情愿給人家下跪”

股權變更后,馬明哲得以掌控全局,平安開始劃出一條令人驚嘆的曲線,這條線的開端,是全力追求綜合金融。

平安最先打開的“新路”是證券,深交所成立時,平安同步設立證券部。那時候所有金融行業都統一歸人民銀行管轄,沒有分業經營的概念,各金融企業都是哪里有利潤就一股腦擠進去,出現新的金融產品馬上復制、開戰,導致金融秩序混亂、金融市場失控。

國務院在1993年頒布了《關于金融體制改革的決定》,明確對銀行業、證券業和保險業實行“分業經營、分業管理”的原則。監管部門對平安的要求是:沒有完成分業前,不審批新的產品和分支機構。

在政策出臺不久前的平安員工大會上,馬明哲剛剛明確了平安的發展戰略:一定要朝金融控股這條路走下去。那一年也誕生了他沿用至今的“口頭禪”:做XX,我們別無選擇。

馬明哲自認繼承了“蛇口精神”,精神之一是民主、人人皆可發聲。員工大會上,有人提出質疑:保險勢頭正火(是年保費收入2.6億),綜合金融政策難度大,為什么非要做?

馬明哲回答說:綜合金融是全球發展趨勢,是未來的必然之選。“平安的唯一選擇是順應客戶的需要,順應市場變化,無論什么行業,只有順應市場和客戶的要求,企業才能生存并獲得可持續發展的源泉和能力。人們的時間越來越寶貴,他們需要一種能省時省力,多元化、個性化、一站式的服務。這些,只有綜合金融能夠做到。”

他的這番分析,幾年后被同行挖出來熱議,馬明哲也第一次有了金融“將來時”的稱謂。

不過確定該戰略之初,馬明哲在業內仍是褒貶不一。他確實很能干,但似乎總和政策“對著干”。金融整頓風聲最緊的時候,馬明哲也不愿意放手,除了產壽險兩項主營外,他還加大整合證券事業的力度。

馬明哲非常不同意這種說法,他認為自己是順應政策,在寥寥的對外發言中,他言必提及政策、法規。他常和平安管理層說:你不能逆勢而為,我們不是盲目創新。而他所謂的“順勢”,指的是金融產業未來肯定得通過交叉銷售來降低成本,滿足客戶,這是大趨勢,文件規定會因此而變。

不過在當時,他的這種說法比較“可笑”,因為怎么看他都像個“刺頭”。

監管部門的一次會議上,一位領導說:“保險公司就應專注在自己的保險上,把產險業務、壽險業務統統分開,信托、證券都剝離出去!有些人要搞什么綜合金融?不是時候!”會場上,幾百人的目光齊刷刷地指向馬明哲。

“qiang打出頭鳥,你要是隨大流吧,也沒什么壓力。但是你要想有所作為,走到大流前面的話,就會有不同的看法。”馬明哲說。

他應付監管部門的策略之一是“拖”:只要沒有紅頭文件明確馬上撤掉、撤出,就先干著。

“拖”是很難的,馬明哲一度內外交困。他求見監管部門領導,提出“只談五分鐘”都遭到拒絕,為了見領導一面,他在街道上站了幾個小時,從晚上到深夜。

這種情況下,平安內部也開始動搖。有管理層選擇離開,有人勸他放棄綜合金融的想法,還有人覺得太憋屈:你成天在外面磕頭作揖,為了說上幾句話,站街上等到半夜,值不值?馬明哲聞言后回答:“為了公司長遠的發展,我情愿給人家下跪!”

如今看來,如果沒有馬明哲的“頑固”,平安將是一家完全不同的企業。

2002年,國務院批準中信、光大、平安為3家綜合金融控股試點集團。時至當下,平安已經手握普遍意義上的“金融全牌照”(銀行、證券、期貨、保險、基金、信托、租賃),是國內屈指可數的幾家“全牌照”企業之一。

這些門票,是平安從億元級別躍升至7744億年營收的根基。

過橋理論

馬明哲的“全牌照之旅”,和他的另一條主線——持續借用外力息息相關。

總設計師鄧小 平形容改革開放是“摸著石頭過河”,馬明哲則在此基礎上發明了一條“過橋理論”:假如河上有橋,我們就不必摸著石頭過河,付一點過橋費就可以快速通過,這樣既贏得時間,又避免風險。

馬明哲的“橋”是指外部借力,一是引入外資,二是聘請外籍專家。

引入外資,使得平安股權變更的過程很復雜。1993年,平安的股東數目增加至114家,摩根士丹利和高盛進入,工行、中遠集團、招商局等因國家政策相繼退出,匯豐入股成為平安第一大股東,后正大集團又強勢殺出,全盤買下匯豐所持股份。

2003年實施準MBO后,平安已經脫胎換骨,成為一家非國有企業。此后,不論股權如何更迭,馬明哲始終是這家金融巨頭的“話事人”。

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在1994年入股平安,這是馬明哲長期“追求”的結果。

幾方間的談判挺挫折。第一次和摩根談判破裂后,馬明哲把團隊拉到一個大排檔吃飯,大家興致不高,馬明哲點了一支煙,悠悠地說:“看來,拿外國人的錢不容易啊。”

這次談判持續了一年,最后對方以每股凈資產的6倍價格進入,隨后平安又引入了高盛。高盛前執行董事胡祖六回憶稱當時的平安只是一個“稚嫩瘦弱的小企業”,但是在這家企業身上,高盛做了中國境內的首筆直接投資,這也是國內金融機構引進外國資本的最早案例。

馬明哲希望從外國人手里拿到的,不僅僅是錢,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給平安在治理和內控方面產生了很大影響。

平安向監管部門上報的集團控股模式,即由一個集團全資擁有(或控股)產、壽子公司和投資子公司,通過控股公司進行分業的模式,據稱就是由馬明哲和摩根士丹利共同研究出的應對政策“妙招”。

在這個模式下,平安用10多年時間完成了產險、壽險、證券、信托多元金融業務的布局,一路突飛猛進。馬明哲在2004年拿下了最后一塊高地——銀行,平安先后并購福建亞洲銀行、深商行,又在2012年以“不惜代價”為決心,“鯨吞”下了資產1.37萬億的深發展。

保險吞并銀行的大案,在中國很少見,馬明哲卻在8年間,讓3家銀行更名為“平安銀行”。

銀行版圖是平安綜合金融宏圖發展的縮影,整個過程看似勢不可擋,實際一直在“走鋼絲”。大戰中,平安既有和花旗、法國興業“剛正面”的保衛戰,又有靜等政策、隨時調整方案的“步步驚心”,“平深戀”更是幾經周折、滿城風雨。

期間,周圍人稱馬明哲的狀態很復雜,經常是“昨天還精神抖擻,第二天走路都有點歪扭”。

去年的馬明哲,領導不了今年的平安

平安能夠踏著鋼絲急速奔馳,背后的團隊功不可沒。馬明哲對于求賢極度“饑渴”,平安副董稱其做什么都“摳著時間”,只有見人時格外大方,而且馬明哲看人不拘一格,各行各業的精英他都要。

平安的求賢計劃始于1996年,麥肯錫首席顧問張子欣是首員大將,其后,安達信最年輕的高級合伙人湯美娟、林肯金融集團高級副總裁史蒂芬-邁爾……平安在數年內吸納了50多位外籍精英進入管理層,這個數量占國內保險行業的90%。

再之后,梁家駒、理查德-杰克遜、費莫雷、吳世雄、計葵生等業內“大拿”前赴后繼,2009年時,平安的前100位高管中,有60位來自海外。中國大型企業中,平安的國際化程度始終位列第一。

財經作家秦朔曾分享見聞稱:馬明哲求才若渴,誰在行業里冒尖了就會被他盯上,他可以讓獵頭公司的高管在你辦公室樓下的咖啡店上班,一兩個星期天天找你說喝杯咖啡,從來不怕被拒絕。

陸金所的CEO計葵生回憶稱,麥肯錫的老同事曾告訴他:如果一個外國人想來中國做金融,最好的選擇就是平安。于是計葵生選擇和面見馬明哲,后者用100分鐘說服了他。

為了說服這些人才,馬明哲下足了功夫。有著亞洲保險之父之稱的梁家駒,加盟平安前已經衣食無憂,每次和他見面,馬明哲都要事先準備幾個小時,從民族大義談到責任與使命,最后才打動梁家駒。

馬明哲為這些外籍專家提供世界500強頂級經理人級別的薪酬,平安的人力成本也因此為國內業界之最。但馬明哲認為這些付出很值得,“他們為平安帶來的收益,足夠平安為他們發500年工資。”

平安舊總部大廈有兩尊雕塑,左邊是孔子,右邊是愛因斯坦,馬明哲希望藉此彰顯平安中西方融合的企業文化。

這座大廈剛竣工的1996年,大廳里立著的還是孔子和牛頓。2年后,一位美國記者到訪,看到雕塑后很好奇:為什么是牛頓而不是愛因斯坦?在西方,愛因斯坦更代表現代文明。

馬明哲聽后一愣,沒過幾天,平安員工發現大廳里的牛頓換成了愛因斯坦,馬明哲居然聽從了美國記者的意見。孫建一借這個故事評價馬明哲:只要是好的,就可以影響他。

馬明哲和外籍專家團隊之間關系也是如此,他給予對方高度信任和自由。主管投資的葉黎成在2008年投出了680億元,馬明哲沒有參加任何一個項目;公司的財務,十幾年沒有找過馬明哲簽字。

但同時,馬明哲在平安又是“一言九鼎”,他的意見,管理層都很認可。《中國企業家》曾專訪孫建一,馬明哲“陪 聊”了一會兒。期間孫建一想抽煙,剛拿出煙盒,見馬明哲做了一個輕微向下的手勢,隨即將煙送回口袋。這篇報道稱“馬明哲已深入平安靈魂,你可以在隨時、任何一個細節感到他對平安的掌控力”。

大家都服馬明哲,很重要的原因是他本身就是專家。馬明哲不是金融科班出身,但自從進入平安后,他始終保持學習和進修,不僅考取了金融學博士學位,還成了南開大學的博士生導師。

馬明哲有句名言:去年的馬明哲,領導不了今年的平安。平安每進入一個新領域,他都是第一個進去研究的人。找領導、和外資談判,也是他帶隊打頭陣。業內曾評價稱:一個人弄懂一個行業已經不容易,馬明哲是保險、銀行、信托樣樣精通。

馬明哲負責“0到1”,其他人負責“1到N”,確立了方向,他便放手交給其他人。“他能看到遠景。”平安銀行前行長理查德-杰克遜說,“我們這種人看事情是看風險和困難,他看到的世界、想到的事情,是別人看不到、想不到的。”

Change Or Die

孫建一曾說:馬明哲三十年如一日,幾乎每天都工作13到15個小時,永遠帶著強烈的危機感推動創新。

馬明哲很喜歡談錯誤,有媒體分析他是典型的疑惑型性格,充滿憂慮。華為的任正非被認為是同一種性格,華為成就世界級企業的同時,任正非始終緊鎖眉頭,幾乎不談華為的輝煌,只說“華為的冬天一定會到來”。

馬明哲曾經歷寒冬,2008年金融危機時,他一度身陷困境。是年,中國平安提出了巨額再融資方案,被認為徹底擊垮了A股市場,其股價一跌再跌。幾乎同一時間,媒體大幅報道馬明哲的天價年薪,他第一次頻繁出現在公眾視野,迎接他的卻是熊熊怒火。

馬明哲本可以就此作出解釋,其當年的年薪中,80%以上來自2004年的期權,工資占比不足7%。孫建一曾勸馬明哲出面說明,后者隨即反問:“為什么說呢?我又沒做錯。”

嘴上雖“倔”,但外界的言論并非沒有效果,2008年起,馬明哲決定實行“零年薪”。幾年后,再被問起此事時,他的態度也變了很多。“罵得也有一定道理。”他說,“一個民辦教師一個月才200多塊錢,馬明哲拿10萬塊錢也是多了。大家所處角度不同。我們國家收入差別太大,(爭論)避免不了。”

如果說薪酬爭議是清者自清,馬明哲可以由著性子不做理會,那另一起“事故”則真正讓他焦頭爛額。

2008年1月,平安以近22億歐元入股比利時富通集團4.99%股份,成為其單一最大股東。這筆交易曾被視為一筆精明的抄底和國際化投資,但不到1年,金融風暴侵襲歐洲,比利時政府將富通收歸國有又拆賣,導致富通股價一落千丈。

這筆投資因此成了平安迄今為止最慘痛的一次失利,集團虧損近百億。

此役催生的惡評可想而知,外界質疑平安的風控有問題。但實際上,“平安除了富通外,在這么多的金融行業基本上沒有損失過。集團的壞賬率千分之一都不到。平安是做保險出身的,對風險的考量,我們還是比較謹慎的。”孫建一說。

那是馬明哲最艱難的時候,他和朋友自嘲稱“死皮賴臉地熬著,不知道能頂多久”。這之后,馬明哲的煙癮更大了,一天至少抽兩包煙。到了晚上,他要靠三片安眠 藥才能入睡。

股東大會上,馬明哲承認這是一次“嚴重的錯誤”,但他依舊頂著眾怒,認為平安的綜合金融模式沒有問題。

有評論稱馬明哲是“死鴨子嘴硬”,但這一說法很快銷聲匿跡。2009年,平安集團的總資產9357億元,2012年6月,這個數字上升至2.6萬億,2017年又躥升至5.98萬億。這個速度不是恢復,是飛躍。

挺過2008的馬明哲,危機感越來越強。他曾多次告誡平安上下,“Tomorrow will never come(不要幻想明天)”,2010年,他又在內部說:互聯網浪潮下,金融產業是“Change Or Die(非變即死)”。

那時候,主流金融對于互聯網金融的態度比較抵制。一方面,金融產業多年“躺著掙錢”,碰上競爭對手很不開心;另一方面,互聯網金融在風控、制度化領域確實有很多不專業之處。

但馬明哲說:平安是互聯網金融新來的“小伙伴”,要向BAT等優秀前輩學習。平安好醫生CEO王濤曾回憶,第一次見馬明哲時,他發現這個60多歲的老頭對互聯網的理解,超越了業內的絕大多數人,而馬明哲做“醫網、藥網、信息網”融合的想法,10年前便有了。

馬明哲對于互聯網的思考,催生了眾安在線、陸金所、平安好醫生等一系列全新業態。他和馬云、馬化騰并稱為中國互聯網金融產業的“三巨頭”。其中,馬云上榜靠螞蟻金服,馬化騰靠微信紅包,馬明哲則靠一長串企業所組成的龐大事業群。

很難統計清楚馬明哲在互聯網金融領域做了多少事情,他自己都在業績發布會上調侃稱“平安做了這么多互聯網金融,外界看起來好像有點亂”。

從早期的陸金所、壹錢包,到平安好醫生、好車、好房,再到平安付和萬里通、一賬通、前海征信……平安的互聯網版圖幾乎隨時都在更新。

新事業層出不窮,但馬明哲的心里有本明白賬。他稱平安就是兩個聚焦,分別是“大金融資產”和“大醫療健康”。2017年,在兩個聚焦的基礎上,他又提出,平安要站在新起點,成為一家全球領先的科技公司。

提出這個口號之前,平安已經拿出了足夠多的科技硬貨。馬明哲明確要求集團每年在科技領域至少投入百分之一的營收,2018年11月,中國平安表示,過去十年,中國平安已累計投入70億美元用于科研投入,預計未來十年的投入將達1000億元(約150億美元)。

這些投入培養了超過2萬名科技研發人員,在金融、醫療專利方面,平安申請超過3000項。

他們給業界展現了一個完全不同的金融世界:車險在線理賠申請,30分鐘內賠款到賬;人壽簽單通過“黑科技”認證,實現“秒級”簽約;離退休老人通過平安“城市一賬通”APP,只需“刷臉”即可在線領取養老金……

除金融本身外,平安的科技還輻射向了多個行業,比如,其全球領先的人臉識別技術,被應用于多個機場和大型公共設施的安保;在與民生息息相關的政務、財政、安防、醫療、教育、房產、環保、生活八個關鍵領域,平安均有深入布局,對于智慧生活有著提綱挈領的貢獻。

“馬明哲只是一個打工的”

互聯網與各項新技術,持續將平安隱于水下的儲備托舉而出,而在可見的部分,馬明哲幾乎都做到了最強。

除了四大“獨角獸”,在汽車服務領域,平安還通過汽車之家、平安產險、平安好車主,覆蓋C端的車主;通過汽車經銷商平臺、新車二網平臺、二手車交易平臺,打造了汽車服務生態圈。地產領域,超過300家開發商,正依托平安好房和房產交易所做大規模,共同構建了地產的金融生態圈……

伴隨生意規模做大的,還有平安的公益項目。在近兩年的新年致辭中,馬明哲頻繁提及的,都是扶貧。

2018年他表示:”以公司成立三十周年為契機,中國平安將正式啟動總公益投入為100億元的’三村建設工程‘,面向’村官、村醫、村教‘的三個方向,實施產業扶貧、健康扶貧、教育扶貧“。

該工程包括100億元總公益投入、1000億元免息貸款、1000家鄉村診所、10000名鄉村醫生、1000所鄉村小學,以及10000名鄉村教師。

2019年他又表示,今年將”會成為平安’三村智慧扶貧工程‘的攻堅之年”。

“飲水思源,我們一直以實際行動詮釋’回饋社會、建設國家‘的企業使命。”

每個突破的背后都是一門大學問和一堆煩心事。計葵生稱陸金所成立初期,處處都是矛盾和沖擊。他和馬明哲找了三類人:一類做互聯網,一類做金融,另一類只負責溝通雙方,陸金所這才起步。這之后,還得不斷試錯和“轉舵”。

“馬明哲是一個很理性且很有危機意識的人,一直關注市場變化。”聯手期間,計葵生認為馬明哲最難能可貴之處,是能及時承認錯誤并且調整方向。“平安支付曾買了兩個牌照,但發現支付寶和財付通的優勢已經很難逆轉,于是馬上改做中間階段。陸金所也曾做了半年的小貸公司,不成功就及時停掉。”

做了5年陸金所,計葵生的“自信心爆棚”。身為美國人,他覺得過去10年間美國對世界最大的貢獻是蘋果。而現在,中國在互聯網金融領域有同樣的機會,“再過5年,全世界都會來學習中國在互聯網金融的成功經驗。”他說。

互聯網與科技領域的強勢,正催生平安出現更多的“馬明哲”。中文倍兒溜的計葵生是平安的新名片,平安好醫生的王濤也備受媒體追捧。

馬明哲應該很欣慰這樣的局面,因為他從不想出面“代表平安”。在他看來,自己為企業宣傳是對平安的不負責任,因為“一個人在這個位子上遲早要離開,不能把個人的興衰跟企業綁起來”,他馬明哲只是一個“打工的”。

馬明哲確實只是“打工仔”,一手創立中國平安的他,僅持有非常少量的股份,這還是證監會為了維護市場穩定、鼓勵上市公司管理層持股的背景下,馬明哲和其他管理層,用自己的長期獎勵從二級市場公開買來的。

“馬明哲在盡量淡化自己的烙印,他希望把平安變成一個職業經理人運作的集體產物。”一位平安前高層說。

馬明哲對于自己的定位是:平安創立100年時,時任CEO談起歷史時會說,我們最早的CEO叫馬明哲,那家伙干得還不錯。

平安離百年還有很長的路,馬明哲終究會離開。但在大多數人看來,平安從0走到全球保險集團市值、品牌第一寶座的30年里,這個擁有超過180萬名員工和壽險銷售人員的龐大帝國,核心人物有且只有一個馬明哲。

文章轉載自華商韜略(ID:hstl8888),禁止私自轉載,如需轉載,請聯系華商韜略授權。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oreyg.com.cn)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今日聚焦

 
廣告
廣告

世界經理人網站App下載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微信 為你推送和解讀最專業的管理資訊
北京赛车pk10概率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