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概率算法|北京赛车pk10怎么包赢

Global Sources 世界經理人

廣告
熱點搜索
中國智造
工業4.0
智能制造
自動化技術
智能硬件
廣告
首頁    制造行業   中國制造業    正文

GE Digital的單飛時刻 | 工業互聯網重返主航道

  知識自動化  2019-10-14 00:00:00   林雪萍
GE已經梳理明白了前兩任CEO留下的工業互聯網資產,放飛的哨聲正在凝聚最后的一口氣。

本文由知識自動化(zhishipai)授權轉載

也許GE的軟件部門GE Digital,終于可以單飛了。9月份它舉辦了隆重的用戶大會,給七月份新上任的首席執行官以足夠大的面子。

這是一個強烈的信號。至此,GE已經梳理明白了前兩任CEO留下的工業互聯網資產,放飛的哨聲正在凝聚最后的一口氣。

糾結的GE Digital拆分

一年前上任的GE CEO卡爾普,忽然對一件本來是無足輕重的小事非常感興趣。上任之周,其它猛火還沒燒出,就先把半月后的久負盛名的用戶大會“Mind+Machine(機-智大會)”給取消了。“Mind+Machine”(機器與智慧相遇)作為GE工業互聯網的標志性口號,廣受業界的推崇。按理講,一個新任CEO無需對這樣的一個會議大動干戈。

但是卡爾普這樣做了。而且很迅速。這被廣泛認為新總裁對GE Digital并不看好的一個信號。

卡爾普注定是要有更大使命的。他被任命前來領導和糾正通用電氣的百年未遇的大危機,許多非常大的財務問題逐一引爆,令人瞠目結舌。今年夏天,他迎來一次最艱難的挑戰:二十年前曾成功打倒金融巨騙麥道夫不朽神話的美國傳奇財務專家,突然跳出來公開指責GE是安然丑聞之后的最大欺詐。這位財務專家甚至模仿安然“Enron”的字樣,創立出“GEnron”新詞。當日通用電氣股票重挫,盤中跌幅一度擴大至15%。無數類似這樣的麻煩事情,都是卡爾普要專注應對的風口浪尖。相比而言,GE Digital只是他心中一塊小小的籌碼。然而如何處理GE Digital,卻是事關GE如何看到工業互聯網、如何看待未來工業的大事情。因此,圍繞著GE Digital的進退和反復,也都是可以想象的事情。先是GE Digtial的旗艦品牌“Mind+Machine”伙伴會議被無限期推遲,然后自然是更多的裁員,而GE Digital頗為看好的現場管理服務ServiceMax公司的90%股權——9億美元的收購不到兩年,也匆忙地出售給了私募公司銀湖。

最后在去年年底,讓外界大感意外的是,卡爾普決定不打算出售GE Digital,而是將其剝離出去,成為GE全資擁有的子公司。GE打算在2019年初分拆出一個全新的物聯網公司,擁有自己的品牌、董事會和股權結構。而主要面向行業是公用事業、可再生能源、航空、石油和天然氣等——這些基本上都是GE非常熟悉和擅長的領域。

然而這條消息卻一直懸在半空中。今年3月份之前就應該披露的更多分拆細節,并沒有發生。到如今,時間過去快一年了,很多國人甚至都以為GE Digital早已被賣掉了。

這種緩慢的進展,反映了GE高層對這塊工業互聯網資產的評價,有著巨大的分歧。情況比看上去要復雜得多。

GE Digital軟件策略的敗筆

如果回來看GE要成為一個全球頭十名的軟件公司,目標實在是過于宏偉了。它沒有像老對手西門子那樣,狂砸110億美金進行軟件的收購。GE Digital的軟件策略,更像是一個面向內部的“搜刮商”。GE擁有一系列業務部門,如發動機、鐵路交通、電力與風機、醫療等強勢事業單元。這些業務單位都有IT開發需求。GE Digital是利用了GE整個集團既有的軟件資源來實施。而這些實施都是各個業務事業部的OT和IT部門。這種做法,與其說是數字轉型,不如說是數字集權。GE Digital盡管是一個獨立的部門,但其大部分收入是來自于其他通用電氣業務部門,而不是外部客戶。依仗各個事業部老大的臉色來行事,這種做法,當然很難持續太久,也無法支撐GE的軟件戰略。

GE一致期望能夠讓Predix成為第三方開發人員的真正開發平臺。但實際上,幾乎所有圍繞Predix開發的軟件,都是來自GE自己的業務部門或付費的合作伙伴。

換言之,GE Digital作為一個獨立的部門,但卻在啃其它業務部門軟件業務的老本。這種過于簡陋的“吃相”,其它部門也不能忍受。在前前任CEO Immelt的高壓和前任Flannery的固守,都接連失利的時候,新任的卡爾普決定打破這種局面。當然,這種打破并不太費力氣,只要順勢一推,原有強撐起來的軟件體系就會崩塌。去年12月,隨著GE Digital宣布重組,此前一直在力撐苦局的總經理Ruh,終于熬到頭可以走人了。

量身定制的大會

而姍姍來遲的新人,則要有隆重的儀式。GE Digital 9月底這次用戶大會,不妨可以看成是為繼任者的量身定制。

7月份的時候,GE CEO卡爾普找到了拜恩作為GE Digital的CEO。最值得玩味的是,拜恩在2012到2014年擔任丹納赫的CTO,彼時正是卡爾普的下屬。而拜恩被任命之際,正是GE打算剝離其數字業務的關鍵時刻。卡爾普需要更加符合GE軟件未來的人選。

卡爾普似乎回到了老路:第一,未能免俗地找來舊部下,雖是兵家大忌但也是無奈之舉——GE Digital出走的高管也實在是太多了;第二,拜恩是技術出身,這也恰當地代表了卡爾普心中對GE Digital的定位。正如他在歡迎老部下入職的時候表示,“拜恩的技術專長和經驗,善于將工業技術,與軟件及分析適度地區分開來,這將使他成為推動這一業務發展的正確領導者。“

相比于GE Digital的前任CEO來自思科的背景,卡爾普的這一歡迎致辭,是別有深意的。而在任命中,GE Digital也再次簡短地重申了公司分拆計劃的決心。

在新任CEO履職兩個月后,去年被匆忙取消的用戶大會,再次匆忙地登場。無論退進,倉促之間,都是戰略意圖的宣示,彰顯了領導者的心思。

顯然,GE對數字化未來的想法,正在回歸工業的本身。

換言之, GE Digital即將迎來一個穩健的時刻。

GE Digital打算成為什么樣的公司

GE Digital現在是什么?仍然是一家工業互聯網平臺公司嗎? 

不妨來翻看一下GE Digital當前手中的底牌。

在去年年底的時候,盡管長期的潛力股仍然是Predix平臺,但這個大名鼎鼎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實在到處都充滿了現金窟窿。而傳統自動化產品類的軟件,如資產績效管理(APM)軟件、現場服務解決方案ServiceMax、制造執行系統(MES)、自動軟件(包括HMI等)和部分電力軟件所代表的,短期來看,顯然帶來的現金流會更大。

當時行業一般認為,GE不太可能將這些資產單獨出手,打包處理是最好的方案。然而現場服務解決方案ServiceMax被火速出售,表明GE正在選擇性地看待這些軟件是不是真的更好地服務工廠——ServiceMax并不太符合這個條件。雖然出售之后,GE只保留10%的股權,但二者繼續以多種方式合作。這使得即使到今天,ServiceMax(包括另外已經出售給艾默生的軟件Cimplicity)仍然出現在GE Digital的官方網站上,仔細看過去才能看出這是“伙伴”的軟件而非GE自身的。這些高度緊密的合作,使得Predix的平臺上不至于太缺乏內容服務。

在用戶大會之前,GE Digital在9月10日發布了多模式、跨離散和流程行業的新MES軟件PA 8.0。這個軟件其實是來自一連串的版本迭代,此前就已經改造成適合在工業互聯網平臺上進行部署,現在又進一步變成靈活性和界面性更好的PA8.0。一連串的動作,看上去都是圍繞傳統自動化軟件而進行,并且適合物聯網和云化的模式。

更耐人尋味的是,在9月3日,GE Digital與GE已經出售的貝克休斯油氣服務公司(BH-GE)達成協議,收購了石油石化和天然氣的資產績效管理APM的商業團隊和客戶。通過將員工和商業合同關系從BHGE轉移到旗下,GE Digital顯然是要強化資產績效管理解決方案。根據Gartner的說法,“在資產密集型行業,資產管理正在從簡單的維護轉變為業務運營的核心能力”。APM軟件,正是這一變化的核心。這就是工業互聯網平臺上正在發生的變化,一切都是軟件,一切都是服務。而APM資產管理軟件,也重新回到舞臺的中央。實際上除此之外,GE Digital還構建了更為復雜的運營優化體系。

Predix看來正在成為一個分布式應用平臺,它的位置正在大幅度下沉。從某種意義上而言,Predix正在變得高度抽象——這跟西門子的MindSphere近期的轉變,幾乎是一模一樣。可以這么想, Predix正在變成一個腳手架,上面玲瑯滿目地掛著各種軟件與服務。很顯然,工業互聯網拼的是后者,不是腳手架。如此而言,GE Digital或許也可以看成是一家“新自動化”公司:大量自動化軟件的身影開始頻繁出現。

平臺足夠輕,計算足夠云,軟件足夠多,之后才能有著明亮的未來。這當是通用電氣對GE Digital未來的三個基本判斷。重點自然是最后一個。

工業互聯網正在回歸工業服務的本身,工業互聯網平臺不會也不必擔負太重的使命。改變世界,早已不再成為GE Digital的心結。任何一個工業互聯網平臺可能也不用這么去想吧。

后  記

九月對于GE是一個過于繁忙的季節。就在GE Digital推出眼花繚亂的組合拳的時候,年營收達190億美元的GE醫療集團在中國也正式推出了“愛迪生數字醫療智能平臺”(Edison Intelligence Platform)——不妨可以看成是醫療領域的工業互聯網平臺。這個去年11月在美國本土推出的面向開發者的平臺,已經不必跟Predix牽扯在一起了。愛迪生平臺,正在自由單飛。

同樣,GE Digital連同它心愛的Predix平臺,作為獨立品牌的拆分,馬上就該拉開序幕了。

作者簡介林雪萍:南山工業書院發起人,北京聯訊動力咨詢公司總經理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世界經理人立場。如若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oreyg.com.cn)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法國KEDGE商學院正式啟用全新中文名稱“法國凱致商學院”

KEDGE校友訪談 | 陳明:將自己擅長的事長久地做好

KEDGE校友訪談 | Anita CHEN:揚帆起航,筑夢未來

KEDGE校友訪談 | 季剛:我與高端酒店業的那些年

KEDGE校友訪談 | 鄭琦:不論曾經,只論“下一步”

今日聚焦

智能家居的2020,究竟要收拾多少“爛攤子”?

廣告
廣告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 微信公眾號
北京赛车pk10概率算法 虎扑体育直播间 试客赚钱怎祥 全天北京pk赛车计划51 新疆时时app下载 九阴真经新区商人赚钱之道 北京pk10彩票站有售吗 北京单场app 七星彩在线计划免费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公告 北京快3助手大彩鲸 发电怎么赚钱 江苏快三有没有稳赚的方法 河南快3开遗漏 重庆时时彩是国家开吗 双色球中奖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分析